• 习主席确定会见特朗普:三大意外震动世界习主席会见特朗普 2018-03-26
  • 【改革·印记】一坛腌菜·见证改革 2018-03-26
  • 在危机中还有比黄金更好的避险产品吗? 2018-03-26
  • PowerPointViewer2007最新版 2018-03-26
  • 组图:孙俪杨幂靳东随音乐摆臂 动作神同步秒变“雨刷器组合” 2018-03-26
  • 巨型太阳风暴将“袭击”地球 可能造成大面积停电 2018-03-26
  • 【教育】修改复试成绩,法大的底裤果真被扯掉? 2018-03-26
  • 细菌“活墨水”可用于3D生物打印 2018-03-26
  • 履职尽责 努力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 2018-03-26
  • 评《厉害了,我的国》:“强起来”的新时代主旋律 2018-03-26
  • 第三届期货专业投资者年会在杭州举办 2018-03-26
  • 生脉饮(太阳石药业)说明书 2018-03-26
  • 老友网—南宁第一视听家园 2018-03-26
  • 62.7%受访者点外卖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2018-03-26
  • 创新发展人才先行 华夏保险揽获多项人才发展大奖 2018-03-26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狭人五千,排行几何

    三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dfc.bdzq15.com 仙魔大红楼 521 作者浪漫青蛙 全文字数 3270字

    玉鼓九响,大比结束。 不只是宝玉那边虚弱的发呆,就连天上隐藏的人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到底怎么办了。 南宁国的天子花正德横手一扫,面前登时出现所有传音母铃附近的情况…… 空!空空空!全部都是空! 除了眼前这边宝玉怀里的两个,薛道衡压着的一个,还有步常仃手指头勉强挨着的一个外,所有的传音母铃都坠落在荒野,或者还在纸鸢的携带下飘在半空。 他又扫出左手,看见…… 忘忧和无梦在飞快的朝着国土的东边飞去;笑三笑就要怒杀人的上官容,则是满脸的凄苦,在一处酒楼里买醉;小三元令狐珍儿去了挂着素白灯笼的花舫,真是哀莫大于心死,要真个的放纵一回。 还有门前客萧城,没名号但手底下真个硬实的郑柏然,全都差不多,一副凄苦的,难言的,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的模样…… “全军覆没?我南宁国的骄子,全军,覆没?” 花正德猛的朝下盯着宝玉,一双虎目里满满的都是杀机。 啪,啪,啪! 这时候,突的有拍手的声音传了出来,汪伦在清风中现了一次身形,很是快意的大笑起来,随后又化作清风,把宝玉、薛道衡、步常仃,顺便的把冷蚕也给卷走了。 花正德满身的威武猛然一抖,脑门又哗啦啦的落下冷汗, 他也不管身后的风化梦,身形一摆就是变成了黄金长龙,蜿蜒撕裂了虚空…… 咚! 又是一声玉鼓的大响,南宁国一皇城、七十二郡,以及四境三十六城的文人全部抬头。 他们已经听到了大比结束的鼓声,而这一次,就是要宣布结果了…… “我南宁国的百日争夺后,三元骄子已有花落人家…… 三元骄子首席:贾宝玉,东八郡骄子,以两个传音母铃独占鳌头; 三元骄子次席、末习:薛道衡、步常仃,东八郡骄子,以一个传音母铃并列其下…… 此三元骄子,乃我南宁国,半壁,江,江山!” 说到最后,花正德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做个哑巴天子才好。 可是旁边有汪伦看着,他身前的龙栾之下,还有宝玉等人脸色肃穆的静静的听,所以,花正德再难受,再不情愿,还是要把这些话传遍南宁全国…… 轰! 乱了,整个南宁国都乱了! 无数的文人仰天痛呼:“冷蚕在哪里?上官容在哪里?令狐珍儿你枉称女中豪杰!” “两个传音母铃就是三元首席,一个就得中三元?难道我南宁国的骄子全军覆没了吗?” “悲也苦也!我南宁国人才济济,号称半壁江山的三元骄子,竟然被小小列国的人囊括带走?” 痛、怒,还有哀拗。 就在这复杂凶狠的情绪中,宝玉的嘴角抽抽的,却不知道是该苦还是该甜了。 他们把人家一国的三元骄子都打包带走,过分啊,真的太过分了!宝玉觉得自己做的有点不地道,薛道衡觉得也是,步常仃和他们都是一样的表情,可是,他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们本想拿到两个三元骄子的名号,再不济,让宝玉得到一个也就好了。 可是,如今,现在,竟然?苍天啊,他们把南宁国的三元骄子包圆了! “养好伤之后,咱们立马就逃?!?宝玉传音过去。 薛道衡跟着用神念传音:“没养好伤我也想逃,别说会不会有看不过眼的学士了,就算只是进士们闹腾起来,也能把咱们给埋了?!?“在月满银崖的时候,杀十万是不是可成霸螭?整个南宁国有多少进士?咱们能不能杀出去?” 步常仃一边牙疼一边兴奋的问了一句,换来了宝玉和薛道衡的两个大白眼。 杀出去?他们想都不敢想! 啪啪啪,一阵拍手的声音出来,汪伦走下了花正德的龙栾,一边走,一边从袖口取出了三张金灿灿的叶子。 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金叶子,然而在进士文位的眼里,其中却有很是缥缈迅捷的大道脉络,在此时,在此地,完全吸引了众人的眼神…… 汪伦把三张一叶金舟挨边给了宝玉等人,笑道:“在想着逃走了?放心,没事的,作为儒家属国的三元骄子,就受我盛唐儒家的庇护。要是别人也就罢了,说不定压不住南宁国的天子呢,可来的是我雅门,就没哪个天子敢坏规矩了?!?“多谢前辈,敢问前辈名讳?” 宝玉等人都是拱手作揖。 “我的名讳?” 汪伦很是古怪的看着宝玉,笑吟吟的道:“哪怕是三元骄子,也得是狭人榜上的佼佼者,那才有资格听我的名讳呢,贾宝玉,你说你在狭人榜上,会排名几何?”
    “晚辈赢得侥幸,狭人榜上有五千骄子,能排末尾就是幸运了?!?“哈哈哈哈你过谦了,真是个谦虚谨慎的小子,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能排名几何,反正,罢了,不讲,今个再给你一个好处,算是对你的奖励吧?!?汪伦突然扣住宝玉的手掌,略微一抖就抖出了流云飞花笔, 他一指点出,眼睛蓦然是金光四溢…… “一杆立鼎天下,谁家妙笔生花?贾宝玉,我雅门有九不羁、八风流、七醉歌、六浮屠、五田园、四神风、三情殇和双斩龙,加上那一字曰‘杀’,共计四十五种秘辛绝学…… 这炼笔之法,在‘九不羁’里面排行第八,你要好生记着!” 说罢,汪伦咧起嘴角,露出雪白的牙。 而在他轻轻的一声叱喝中,万两大宝流云飞花笔,就变成了流水般的醇香的,银色的浆…… 噗! 旁边,本来就身受重伤的冷蚕喷出一口大血,惊呼道:“我的流云飞花笔,没了!” 三元骄子果然有巨大的好处,一叶金舟、炼笔之法,最直接的,是文宫世界里猛然多出的一千点文人泪。 在文人泪的作用下,宝玉的修行更快,伤势也瞬间愈合了一半。 他们在一家叫作‘客至云来’的顶级客栈开了房,宝玉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后先是叫来浴桶洗了个澡,然后薛道衡和步常仃就来了,摆弄他的黑狐大氅…… “这是废掉了吧?”薛道衡满脸的都是可惜。 黑狐大氅的防御力超过他们的想象,但再好的宝贝,现在也只剩下一个接一个的窟窿了,要不是宝玉念旧,直接扔掉都是应该。 宝玉让他们把爪子拿开,看见黑狐大氅的惨样还是心疼,不过,总归得抢救一下,看看哪里有能耐修补。当然,肯定不是现在了,他们选择这间客栈,也是有讲究的…… 其实从设施来看,再好的客栈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区别都不是很大,更多的,还是靠它倾向的哪一种方面了。比如他们大比的时候住过的客栈,是空间宽敞,后面是巨大的花园有假山,加上专门给骄子住的,格调一下子就上去了。 这间‘客至云来’没那么好,就是一个热闹,宝玉还不相信了,南宁国的文人有脸皮在众目睽睽之下,文斗他们这些重伤的‘可怜人’? “你们的伤势需要休养多久?” 宝玉问了一次,拿出自己的火乌赤毫。 薛道衡和步常仃对视了一眼,在桌边坐下,斟茶道:“起码三个月才能彻底恢复。宝玉兄,有盛唐的那位大人压着,咱们现在是安全的,但是冷蚕刚才来过,他说……” “说什么?” 宝玉觉得有点不妙。 步常仃把茶盏给宝玉推过去:“冷蚕好像和南宁国的红袖仙子有仇,而且他说:红袖仙子夜如仪看上了你身上的红袖珠泪,只要得到了这些珠泪,夜如仪可以活得更久?!?啪!一声脆响,宝玉捏碎了茶盏。 没错,他身上是有八点珠泪,等于林妹妹不到四年的寿元,但是,区区这些珠泪,还不值得夜如仪这个老妖婆念念不忘了。 他听说过:夜如仪已经活了三百多年…… 步常仃给宝玉换了茶盏,“八点珠泪只是谋介,要是夜如仪得到了,可以凭借这个抽取尊夫人的寿元,红袖仙子大多是好的,但是这个夜如仪,冷蚕说她是个婊子?!?“有机会就宰了这个老妖婆?!?宝玉恶狠狠的说话,情绪上来又要牵动伤势,他打了个嗝,嘴里慢慢的都是血腥气。 “你们先去养伤,等咱们伤好就走。一叶金舟的速度很快,咱们,犯不着在这里被人盯着?!?宝玉摆了摆手,薛道衡和步常仃就出去了,他们的房间就在隔壁,可以互相关照。 眼看房门关闭,宝玉把火乌赤毫放在桌子上,同时袖口一扫,散落出了好些宝光隐隐的笔毫。他的‘行走坐卧皆是苦读’已经变成了本能,可以一心多用,不用专门疗伤,这时候,自然要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实力…… “一杆立鼎天下,谁家妙笔生花?” 宝玉念出口诀,运用才气把法门不太熟练的使用了,登时,所有的笔毫都变成了很是醇香的液体。 这些液体自动流进了火乌赤毫,缓缓的,让火乌赤毫多了三分的宝光……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