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主席确定会见特朗普:三大意外震动世界习主席会见特朗普 2018-03-26
  • 【改革·印记】一坛腌菜·见证改革 2018-03-26
  • 在危机中还有比黄金更好的避险产品吗? 2018-03-26
  • PowerPointViewer2007最新版 2018-03-26
  • 组图:孙俪杨幂靳东随音乐摆臂 动作神同步秒变“雨刷器组合” 2018-03-26
  • 巨型太阳风暴将“袭击”地球 可能造成大面积停电 2018-03-26
  • 【教育】修改复试成绩,法大的底裤果真被扯掉? 2018-03-26
  • 细菌“活墨水”可用于3D生物打印 2018-03-26
  • 履职尽责 努力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 2018-03-26
  • 评《厉害了,我的国》:“强起来”的新时代主旋律 2018-03-26
  • 第三届期货专业投资者年会在杭州举办 2018-03-26
  • 生脉饮(太阳石药业)说明书 2018-03-26
  • 老友网—南宁第一视听家园 2018-03-26
  • 62.7%受访者点外卖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2018-03-26
  • 创新发展人才先行 华夏保险揽获多项人才发展大奖 2018-03-26
  • 当前位置:三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小说新闻>新书> 庄毕凡新书《诸天纪》

    庄毕凡新书《诸天纪》

    庄毕凡新书《诸天纪》,诸天万界之间,有一处名为罗浮的世界。
    庄毕凡大人:发新书了怎么还没人来喷我只会装逼,实际上我真只会这个啊……

    诸天纪:
    诸天万界之间,有一处名为罗浮的世界,十万年生,十万年灭,世间万物亿兆生灵,便在这二十万年一次的生灭当中沉沦,周而复始循环不休,直到这一年,一个数万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少年在藏剑阁当中醒来…… ****************************** 最新情节,更多花絮,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zhuangbf66



    我叫林飞,是个穿越者。

    只不过,比起那些或是拯救世界或是打下后宫的穿越前辈,我这十多年的穿越经历,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来到罗浮世界这十多年,我一共就干过两件事……

    一是在八岁的时候,一口气抄了十几首诗,本来是想糊弄一下常打我手心的私塾老夫子的,结果不小心被路过的问剑宗掌教看到,掌教当场吓坏,哭着喊着求我拜入问剑宗。

    二是在拜入问剑宗的第二天,被发现天生经脉有缺,一辈子都别想养气有成,连夜被恼羞成怒的掌教踢去了藏剑阁。

    然后我就在藏剑阁呆了十几年……

    老实说,这十几年我其实过得不错,每天好吃好喝,该有的待遇一样不少,还处处受人尊重,连真传弟子见了我,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师兄。

    平时的工作也只是简单打扫,闲着没事的时候,还可以随便拿几本剑典出来翻阅一下,反正我天生经脉有缺,一辈子都没希望突破养气境界,根本不存在偷学不偷学的问题。

    可惜,这么滋润的日子,好像是要到头了……

    三年前,罗浮世界就开始乱了,谪仙出世,魔帝复生,几大禁地就跟约好了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跑了出来,纯阳宫,长生殿,不老山,这些庞然大物也跟疯了似的,几万年的积怨一夕之间爆发,杀得是血流成河,三年下来,打碎了大半个罗浮世界。

    前几天,我那个便宜师父,也就是掌教他老人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了,居然悄悄来了一趟藏剑阁,硬塞了几张虚空符,说万一有事的话用来逃生……

    老头可能是老糊涂了,真要有事的话,我一个天生经脉有缺的废人,靠着几张破虚空符,能逃得掉才有鬼了……

    算了,还是趁着有时间,先把遗书写好再说,好歹也是穿越者,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一个穿越者的遗书。



    …………………………



    “这里是藏剑阁?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藏剑阁?”林飞吃力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居然又是藏剑阁,还没等林飞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无数的记忆已经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林飞才目瞪口呆的回过神来……

    “我靠,居然又穿越了?”

    是的,又穿越了!

    还好,这一次穿越不算离谱,同样是在罗浮世界,同样是在问剑宗,只不过时间跨越了数万年,附身在了一个同样叫做林飞的少年身上,而这个林飞的身份,则是问剑宗十二峰之一的玉衡峰内门弟子。

    “奇怪,当年问剑宗上上下下都在黑渊战死,连我这个漏网之鱼,都在三十年后与渊皇同归于尽,怎么过了数万年,问剑宗的传承依然存在,是谁传下来的?”

    难道是老头当年留下的后手?

    不对,当年老头抱着必死之心,走入黑渊深处之前,曾经拉着自己交代过后事,那是两人最后一次交谈,就连七大秘库的位置都告诉自己了,可以说是把整个问剑宗都交到了自己手上,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后手存在的话,老头不可能不跟自己说的……

    可是,如果不是老头提前留下的后手,那现在这个问剑宗又是什么情况?

    “这下可算是被我抓住了吧,林飞,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真在藏剑阁偷学剑法……”就在林飞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

    “恩?”林飞有点不高兴,这是哪个长老的徒弟,这么没规矩,在藏剑阁大呼小叫的像什么话,回头让他师父好好管教一下。

    好像不对……

    忘了自己又穿越了,现在是已经几万年年以后了,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谁见了都要给点面子的藏剑阁一霸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被我用斩鬼神击败,一定会来藏剑阁偷看剑谱,怎么样林飞,偷看了这么半天,有没有想出破我斩鬼神的方法?”来的这位差不多二十多岁,长得倒是挺英俊的,就是笑容有点讨厌,得意而又夸张

    “斩鬼神?”听对方这么一说,林飞也注意到了,自己刚才醒来的地方,还真是放着两件东西。

    一件是自己数万年前亲手写下的遗书,一件则是斩鬼神的剑谱。

    遗书倒是没什么,简体汉字对于罗浮世界来说,基本等同于天书,就算再在藏剑阁放上几万年,也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斩鬼神……

    根据前任留下的记忆,好像是现在问剑宗三斩五绝之一,未经宗门允许,多看一眼都算耍流氓,轻则面壁十年,重则逐出宗门。

    “……”一时之间,林飞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同名同姓的前任,还真是给自己留下不少麻烦,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跑来藏剑阁偷学剑法,偷学剑法也就算了,你还偷学斩鬼神,这东西放在数万年前的问剑宗,顶多算是入门剑法,你偷学这么一套入门剑法,然后还让我给你背黑锅,你也真够可以的……

    “这下我看你怎么狡辩,私入藏剑阁偷看斩鬼神,你准备好面壁的干粮了吗?”

    对方一脸得意的时候,林飞也从前任的记忆当中,找出这人的身份来了,这人叫做宋天行,原来跟林飞一样,都是问剑宗的外门弟子,因为一次宗门任务结下恩怨,来来回回打了十几次,一路从外门打进内门,一个进了玉衡峰,一个进了天刑峰。

    不过宋天行运气比较好,在天刑峰的时候立下大功,得授三斩五绝当中的斩鬼神,十天之前,斩鬼神有成的宋天行找上门来,一招击败林飞,并且扬言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可惜,我虽然也叫做林飞,但是你要见我一次打我一次,难度好像有点大啊……

    “谁告诉你我是来偷学剑法的?”







    宋天行愣了一下,我靠,台词怎么有点不对?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跪下来,求我不要举报你吗?然后我再高冷的拒绝你,你再抱着我双腿痛哭流涕,表示自己以后一定痛改前非,跟着我语重心长的教育你一番,你感恩戴德的向我磕头,最后我再把你给举报了。

    这才是正确的剧本啊……

    你怎么搞的,自己乱改台词,这还怎么玩?

    不行,我得纠正你!#####

    诸天纪全文阅读

    庄毕凡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三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