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主席确定会见特朗普:三大意外震动世界习主席会见特朗普 2018-03-26
  • 【改革·印记】一坛腌菜·见证改革 2018-03-26
  • 在危机中还有比黄金更好的避险产品吗? 2018-03-26
  • PowerPointViewer2007最新版 2018-03-26
  • 组图:孙俪杨幂靳东随音乐摆臂 动作神同步秒变“雨刷器组合” 2018-03-26
  • 巨型太阳风暴将“袭击”地球 可能造成大面积停电 2018-03-26
  • 【教育】修改复试成绩,法大的底裤果真被扯掉? 2018-03-26
  • 细菌“活墨水”可用于3D生物打印 2018-03-26
  • 履职尽责 努力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 2018-03-26
  • 评《厉害了,我的国》:“强起来”的新时代主旋律 2018-03-26
  • 第三届期货专业投资者年会在杭州举办 2018-03-26
  • 生脉饮(太阳石药业)说明书 2018-03-26
  • 老友网—南宁第一视听家园 2018-03-26
  • 62.7%受访者点外卖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2018-03-26
  • 创新发展人才先行 华夏保险揽获多项人才发展大奖 2018-03-26
  • 第284章 苗疆的人

    三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dfc.bdzq15.com 将军,你马甲掉了 284 作者水际 全文字数 2247字

    “安阳怎么了?”燕喃先开口问道。 婆子急慌慌回话,“县主冲到长公主后院的佛堂里跪着就不起来,一个劲儿冲着长公主和王爷的灵位叩头,敲得那青砖地“咚咚”地,比三更的梆子还响,那额头细皮嫩肉的哪经得住这么敲法子,一脑门的血,青砖地也都是血,把个小丫头直接吓晕了,旁人怎么拉都拉不住,就跟……” 她活生生把“疯了似的”四个字给吞回去。 听说县主到宫里陪着寿阳公主住了一阵儿,又听说那寿阳公主疯了县主才回来的,方才那些婆子们都猜,县主这也是传上疯病了。 燕喃叹口气,安阳真是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牵挂元峥那边,时间再耽误不得,问明情况便起身离开,对梁湛一揖道:“还请爹照顾好娘,待衡水事毕我就回?!?梁湛点点头,只觉燕喃这话说不出的怪异,奈何事情太多,也未作深想,“我会让何三夫妻护送你一段,你先去马棚里挑马,银钱我让应龙备下给你送过去。万事自己小心,这边一切有我,也不急回,你和元四一起回我还放心些?!?燕喃拜别,梁湛吩咐过何三后,再往长公主府而去。 梁府马厩里的马多是拉车所用,家里没有武将,男丁也少,平日里骑马的人更少,是以上品马也不过是毛色棕亮的乌孙马。 时间紧迫,燕喃给自己和青衫各挑了一匹,策马出了榆林巷,钟永早得了大力的消息在巷口等候。 此次出门路程赶且急,人越多越不好安排,所以她干脆只带青衫和钟永两个武力值够的同行,至于生活起居,她一贯独立,倒是不需要人帮忙,把个小柔和素琴担心得不行,各类点心衣衫分门别类理得一丝不苟才放心。 这边三人汇合,燕喃扫一眼钟永的坐骑,是匹精良的蒙古马,比乌孙马又稍好一些,但若想尽快赶到衡水,脚力仍是不满足她的需求。 “城东门有马市对吗?”燕喃问钟永。 “是?!敝佑啦呗砗颓嗌酪蛔笠挥医舾噜?,“就在城门口,南北东西的马都有?!?“咱们再去一人挑一匹,沿路不歇息,换马骑?!毖噜底呕?,身下马儿速度一点不减。 钟永有些诧异,五个时辰的连续奔马,便是一般男人都受不住,何况梁三娘子这样的闺阁弱女。 可他见燕喃在快速颠簸的奔马上说话,丝毫不见断句和乱气,说明她的呼吸和骑马的节奏掌控得相当好,不是马术好的人,这一点便办不到。 当下也不再多言,点点头,“好,小的对马匹略懂,可帮娘子挑选一二?!?那边梁湛赶到长公主府佛堂后院,里头已是哭声一片,跟着安阳的嬷嬷更是跪在安阳身旁嚎哭不止。 “县主!心肝儿??!求求您了!您就看在被老奴奶大的份儿上,听老奴一回劝吧!” 安阳丝毫不为所动,仍是一下,一下,重重将头叩在青砖地上,脑子里昏昏沉沉,什么念头都没有。 “大人?!庇腥思赫抗?,忙上前道:“县主她不让人近身,说谁敢阻她她就去死?!?div class='readmidad'>
    梁湛沉着脸,淡淡道:“你们都先退下?!?屋内一圈人瞬间走了个干净。 安阳磕头的声音更加响亮,“笃、笃……”,也更加钝了些。 “想活还是想死?”梁湛也不拉住她,只在她身后问。 安阳听见梁湛的声音飘飘地钻进耳朵里,身子顿了顿。 “想活就活得像个人样,想死也没人拦你,湖就在外头,你跳下去便能见着你娘?!?安阳垂头匍在地上,眼泪一个劲儿往外涌,指甲抠在砖缝里,死命不出声。 她悔,悔自己这么多年错怪了娘,至少在和三叔的关系上,她彻彻底底错怪了娘。 她也痛,痛自己活生生把自己糟蹋成这副模样,若不是以为自己是个罪人,她也不会那般整日里在外头招蜂引蝶故意作践自己的名声。 可她还是恨,恨娘这些年和图鹰苟且也就罢了,还偏偏被她撞见,若她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所有误会所有痛苦都不会有? “你怎么认识图鹰的?”梁湛忽然问。 安阳咬着牙,把哭声咽下去方开了口,“他,常来这里……” 她说不出口。 不过不用她说出口,梁湛瞬间明白过来。 长公主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她没有公开养几个面首已是很克制了。 他只是万万没想到,图鹰竟然从这条路子钻了进来,那,长公主的死…… 若是图鹰干的,他动机何在?又为何没动燕子令? 梁湛眉毛动了动,长长叹一口气。 “你没见过你父亲?!绷赫勘称鹚?,站到安阳身旁,看着佛堂内的灵位。 “他是我们兄弟三人中,最像你祖父的人?!绷赫康溃骸八米詈每?,为人淡泊,性情温和,就是这样一个最像书生的人,骨子里却热血,非得要上战场杀敌卫国。若不是他,我恐怕早忘了梁家祖先也是开国九王之一?!?安阳咬着唇,这是她听见人说起父亲最想哭的一次。 “你娘怨了他一辈子,也怪不得你娘?!绷赫壳崆崽玖艘豢谄?,“他卫国的宏愿是实现了,却负了你娘,负了你,也负了梁府。 “那时候梁府穷得给下人的月例都发不起,全靠你娘嫁妆撑过来,又得养你和你哥,还得养梁府一大家子人,包括我?!?梁湛说了这么一句,忽然停下,似乎不想去回忆那时候的事。 “也别怨你爹?!绷赫坑植挂痪?,喃喃道:“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若没人杀敌护国,任哪个家,都保不住?!?“活着,不容易?!?他说完这句,便转身离开,再不管安阳。 梁湛沿着长公主府外的湖边花径,缓缓往小绿天方向走。 应龙不知从何处跟了上来。 “送走三娘子了吗?”梁湛声音有些哑。 “送走了,她身边的护卫一男一女,确实都是高手,只拿了三千两银票和一些碎银?!庇α?。 “嗯?!绷赫靠醋挪ü怍贼缘暮?,“趁她不在,你抓紧时间找找苗疆来的人,不是说六月底七月初定能到吗?怎么七月中旬还不见动静?”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