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主席确定会见特朗普:三大意外震动世界习主席会见特朗普 2018-03-26
  • 【改革·印记】一坛腌菜·见证改革 2018-03-26
  • 在危机中还有比黄金更好的避险产品吗? 2018-03-26
  • PowerPointViewer2007最新版 2018-03-26
  • 组图:孙俪杨幂靳东随音乐摆臂 动作神同步秒变“雨刷器组合” 2018-03-26
  • 巨型太阳风暴将“袭击”地球 可能造成大面积停电 2018-03-26
  • 【教育】修改复试成绩,法大的底裤果真被扯掉? 2018-03-26
  • 细菌“活墨水”可用于3D生物打印 2018-03-26
  • 履职尽责 努力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 2018-03-26
  • 评《厉害了,我的国》:“强起来”的新时代主旋律 2018-03-26
  • 第三届期货专业投资者年会在杭州举办 2018-03-26
  • 生脉饮(太阳石药业)说明书 2018-03-26
  • 老友网—南宁第一视听家园 2018-03-26
  • 62.7%受访者点外卖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2018-03-26
  • 创新发展人才先行 华夏保险揽获多项人才发展大奖 2018-03-26
  • 0367章 短兵相接·白灵追击·亡灵拦截

    三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dfc.bdzq15.com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367 作者窄海 全文字数 2409字

    * 左侧的派普眼看长柄镰刀冲自己砍来,带着锐利的尖啸。他瞬间窒息。 面对战马如此的冲锋,派普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反击的方式最少有三种:一个前滚翻,起身跪立的时候出剑,嚓,长??扯系腥说穆碜?;第二就是如琼恩一样艺高人胆大,巍然不动,直到敌人的武器砍来的瞬间,方才矮身避开,长剑斜挥,斩敌人马足;第三就是侧翻出去,完全脱离敌人的攻击范围,起身跪立的同时箭射敌人的后背。 派普决定前滚翻,起身单膝跪地的同时出剑,横砍敌人的马足。 镰刀挥来,快得如一线银光,派普的心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时空静止,他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双腿一软,人猛地栽倒在雪地中,就好像倒空的麻袋,头脸砸进了积雪里。最后一刻吓破胆的他全身虚脱,训练时候的任何招数都没能用上,敌人的镰刀从他的身子一尺远的地方划过。 战马冲锋,惯性十足,敌人砍空,镰刀还没有收回,已经冲过了派普,派普的身后是石匠少年霍德,霍德训练时候从来都是硬扛,被琼恩·雪诺在训练中击倒了上百次也没有改变他的执拗。 石匠少年霍德看准敌人的来路,前滚翻闪避,单膝跪地,长剑拼命横砍,嚓的一声,战马双足被他砍断。 * 轰! 被琼恩砍断马足的第一匹战马在高速的奔跑中身体猛然倾斜,撞进了地面的积雪,激起了数尺高的雪花飞扬,马上骑兵被高高抛出,飞得远远的,头下脚上的撞上了一颗大树,呯的一声,大树树身摇晃,震落块块冰雪,倒霉的家伙跌落雪中不停抽搐的时候,戴利恩的长剑刺进了他的脖子……第二下,刺穿了他的肚腹,歌手戴利恩第一次杀人,热血喷溅中,第三剑又刺了下去,他听见自己啊啊啊的呐喊声遥远而空洞,又紧张又亢奋还有点恐惧的复杂情绪在体内燃烧…… * 轰轰轰! 另外三匹马在悲鸣中纷纷倒下,撞进了地面的积雪,激扬起了迷蒙人眼的雪花。数把剑毒蛇一般,无情的先后插进了跌落马下的野人战士的身体,发出残忍的噗噗声,热血和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在这小片小小的空地中, 除了琼恩和霍德,高个子陶德和笨牛葛兰在艰苦的训练中花费的工夫没有白费,他们在极端的压力下经受住了第一次对战野人的生死考验,在闪避开敌人的迅猛攻击的同时,长??扯狭说腥说穆碜?。 短兵相接中,马战、步战和阵型战教官教的实用技术帮助到了他们这次打了个漂亮的硬仗。 等在积雪中爬起来的软脚派普回过神来,敌人的四骑战马全部倒在了血花和雪花中,四名野人骑兵的身上,已经被几个兄弟捅刺砍劈了无数剑。 派普本来有两个雅号,一个是小个子派普,一个是戏子派普,但经过这一战之后,他又有了一个新的雅号:软脚派普。 * 守候在这里的骑兵并不多,也就八人,琼恩等新兵干掉了四名,另有两名骑兵被白灵干掉。冰原狼是战马的克星,冰原狼的气息一出,野人战马受惊,人立起来,把两名骑兵掀翻马下,被白灵瞬间咬死一个,第二个翻身起来,短刀猛砍白灵,白灵的闪避堪比剑术大师,轻轻闪过刀劈,扭转身子就咬住了敌人的手腕,狼吻合拢,咬断了这名敌人握剑的手腕……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另外两骑战马不听主人控制,飞速向密林逃走……
    冰原狼嗷呜一声追了下去。 树林里,拴着数百匹战马,全部都在狼的嗷呜声中簌簌发抖。 冰原狼的气息,让第一次嗅到的战马们恐慌不已。就算是和白灵已经看惯眼的长城游骑兵战马,如果白灵发出威胁的嗷呜,依然会簌簌发抖,如果没有主人的安慰或者缰绳的束缚,就会逃跑…… * “好多马!”石匠少年霍德大喜。 “我们发财了!”歌手戴利恩吹起了口哨,“我们缴获如此多的战马,威尔大人会奖励我们一百金龙吗?” “喂,歌手,把我们的事迹编首曲子?!北颗8鹄夹Φ?。 “我希望威尔大人能让我再挑选一匹战马?!备吒鲎犹盏滤档?,“真正的好骑兵,一个人最少拥有两匹战马。我听说多斯拉克人就是这样,他们有的骑兵拥有三匹、四匹马呢!” 被吓得软脚的派普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言不发。平时他都是话最多的人。 派普是通过了各种训练课程后第一次和野人骑兵对战,但是在最后关头,他吓破了胆,在敌人镰刀挥舞过来的时候,吓得栽倒在了雪地上,这令他心里非常羞愧。 琼恩·雪诺一??扯弦黄ヂ淼溺稚?,跳上马,说道:“全部上马,追击逃走的两名野人,不能让他们把信息带回去?!?于是,刚刚才喘息一口气的兄弟们跳上马,循着痕迹追了下去。 * 两名野人骑兵的战马受惊,狂奔,后面白灵紧追不舍。 战马四蹄翻飞,雪花飞溅,迷蒙在白茫茫的树林里。越是向北,地面积雪越厚,夜光也越明亮。 陡然之间,两匹猛冲的战马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围墙,战马忽律律人立而起,把两名骑兵摔下马去,两匹马在惊惧中一左一右分开逃走,好像前面有非??植赖奈锸?。 其中一个骑兵翻身站起来,手里的长斧不知道抛在了什么地方,他手里短刀还没有抽出来,一个骑着高大麋鹿的黑衣人突然出现,一剑就砍飞了他的脖子。 另一名野人骑兵的脚挂在马鞍上,被受惊的马拖着狂奔,一匹麋鹿追上去,鹿背上的黑衣人手里长剑一挥,斩断了野人骑兵卡在马镫的脚,再复一剑,刺穿了野人的咽喉,野人战士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白灵在急追中突然站住,颈毛倒竖,呲牙咧嘴,两粒红如宝石的眼珠发出炫彩的光芒,呜呜呜的低沉吼声中,它的威胁意味非常明显。 两匹麋鹿骑士慢悠悠的收剑归鞘,慢悠悠的踱步过来,其中高个子骑士喊道:“嗨,白灵,我是班扬叔叔!” 白灵呜呜呜的低沉威胁声慢慢减弱,倒竖的颈毛也渐渐倒伏。 马蹄声响,琼恩·雪诺带着兄弟们出现了。 “琼恩!”麋鹿上的班扬·史塔克喊道。 “叔叔!”琼恩大感意外,“你们怎么在这里?” 班扬道:“我和盖尔兄弟奉威尔大人的命令,悄悄在这森林里盯着野人骑兵军团的马队守护。一旦这些家伙得到叮当衫和哭泣者战败的消息想逃走,就劝他们投降,或者杀了他们。你呢?为什么不在先民拳峰上守着,却带着兄弟们擅自下山来这里?”
    隐藏